部分牧场因为有自己的下游加工环节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5-26 16:50    次浏览   >

迅猛增长的产量与原奶需求的快速下降,导致国内大型牧场的生存形势更加恶化。散户亏损便可以退出,但大型牧场则要继续维持经营。李胜利认为,当下中国乳业困难是全球乳业危机的传导显现,国外大包粉向中国出口,国内牧场减产杀牛也无济于事,国内供给量减小,则会有更多的国外大包粉涌入,规模化牧场已经成为中国奶业的根基,国家应该想办法予以救助。

2014年之前,国内缺奶,多家乳业巨头联系各地牧场,与牧场签订合同,让其扩大规模,多家牧场从银行贷款购进奶牛、上马新设备,2014年下半年,这些牧场刚成型,大量产奶时,国外大包粉开始疯狂涌入国内,严重挤压了国内牧场的生存空间。

2014年下半年以来,在奶农因严重亏损而加快退出后,亏损局面也蔓延至大中型规模牧场。农业部早前统计,51%的企业亏损,随着形势在恶化,有专家估计60%的企业在亏损。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一位大型牧场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前国家有关部门组织上下游企业开会研究扶持上游政策时,部分省份政府和企业代表建议,我国常温液态奶和婴幼儿奶粉使用原奶生产,但遭到了一家大型下游乳企的明确反对,因此,目前尚无有效的方法推动国内乳企积极使用国产原奶。

在面临滞销和亏损的背后,则是中国养殖业的迅速发展,李胜利告诉记者,如今国内商业化荷斯坦奶牛已经达到800万头,产量迅猛。河北、上海和北京等主要养殖区的规模化养殖已经达到90%,中鼎牧业、现代牧业、辉山三家公司旗下的牧场原奶产量可以满足伊利和蒙牛80%的原奶需求。

据记者了解,韩国、印度等对奶粉等进口采取100%以上的关税,其中日本关税为160%,这些国家对农业的保护非常严格,因此,新西兰等国奶粉在韩国、印度没有优势,这些国家等通过关税能够较好地保护该国牧场。但中国对进口的奶粉设定的关税很低,甚至为零。根据中新自由贸易协定,从2014年1月1日起,新西兰向中国出口的乳制品关税将继续降低,其中婴幼儿配方奶粉和酸奶的关税将降为零。据记者了解,中国进口的奶粉中,80%是从新西兰进口。

由于大包粉价格远远低于原奶价格,国内下游生产企业都以便宜的大包粉生产复原乳,拒收国内原奶,据记者了解,有些国内乳企收奶,价格最低时每公斤仅为0.7元,远远低于3.5元的成本,甚至如此低的价格也被拒收,导致许多牧场只得倒奶杀牛。

据记者从多家牧场了解的信息显示,目前国内乳企收购原奶的价格每公斤多在2元左右,已经低于3.5元的成本线,因此无论是特大型,还是中小型的独立牧场,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据权威统计显示,全国超过60%的牧场已经亏损,部分牧场因为有自己的下游加工环节,抵消了原奶价格下跌导致的亏损,其他独立牧场基本全部亏损。

在分析原因时,李胜利表示,中国奶业对全球高度开放,几乎没有门槛,关税几乎为零,全球很多国家的奶粉出口到中国。现在全球经济下行,消费疲软,但世界产能过剩,尤其是欧洲,德国和荷兰等配额制取消,此前养了大量备用奶牛,现在开始释放产能。另外俄罗斯和欧洲互相制裁,欧洲的牛奶无法销售到俄罗斯,只能销往东南亚,另外,中国消费者大量从国外购买婴幼儿奶粉,给欧洲一个错觉,认为中国缺奶粉缺得厉害,全球每年对中国出口量增加20%。另外我国原奶生产规模也大规模上升,供需严重不平衡导致养殖业全行业亏损。

在关税壁垒不可行的情况下,业内人士建议组织专家研究制定针对进口乳制品特别是工业奶粉的非关税技术壁垒,限制其进口的数量。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胜利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为保护国内牧场,有关部门应该设定技术壁垒防止过多国外奶粉进入中国,下游企业应该负起责任,以合理价格全部收购中国原奶,国产原奶不足时再从国外进口,一旦上游养殖业大面积破产,奶牛数量锐减,再恢复就非常困难,中国的奶源不能完全依靠国外,否则中国乳业安全和稳定就会受到挑战。”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进口大包粉和干乳制品等折合液态奶达到了1053万吨,再加上2015年进口液态奶47.04万吨,总计占国内乳制品(折合原料奶)总供应量的26%,2016年上半年,进口量增长较去年同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资深奶业分析师宋亮认为,短期内可以减免税收等方式救助牧场渡过难关。在不违反wto原则下,对于进口过快的增长可通过技术标准,加大对于不合格产品的限制。主要是提升技术标准来提升进口门槛,对技术升级的企业进行补贴和税收减免,使达不到相应标准的国外乳企被挡在国门之外,立法禁止常温奶和婴儿奶粉使用复原乳。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多个大中型牧场联名提交给国家有关部门的建议书《奶业是根本要努力保住》中提到,2008年我国乳品对外依赖度约5%,2015年约为30%,有专家预计未来将超过40%,乳品供给的数量和价格将完全受国外的掣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规模牧场是我国奶源的根基,若一旦动摇,我国奶业发展所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寒冬”,而是“生死抉择”的“十字关口”。

记者采访了国内的多家牧场,其中已有部分牧场关门停业,某规模达到2000头的中等牧场,也因原奶卖不出去,无法维持,牧场主正在逐步处理奶牛,等处理完毕竟准备改行做其他生意。据记者了解,有些牧场主直接将高产的奶牛送到屠宰厂。

据记者了解,欧洲和美国每公斤奶的成本约为人民币2元左右,而中国每千克为3.5元,而新西兰牛奶每公斤成本为1.7元人,仅为国产原奶成品的1/2,中国的原奶没有竞争力。

同时李胜利和宋亮都主张国内鼓励生产巴氏奶,巴氏奶营养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留,同时其保质期短,对冷链要求高,并用原奶生产,可以将大包粉拒于国门之外。

除了国内进口大包粉冲击,我国许多乳企直接在国外建厂,生产成成品向中国进口,也在间接降低对国内的需求。

免责声明:

多家大型奶牛养殖企业联名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的材料中称奶牛养殖企业都因限收而喷粉,资金紧张,都已接近或部分已经亏损,现在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